鱿鱼游戏

凌晨梦中去参加了鱿鱼游戏。

先是玩抠糖饼,舔糖饼的甜味感觉特真实,接着用针刮,突然伞柄断了,把我给吓的……

结果没让我死,继续参加下一个游戏,是在类似话剧院里,让我们自己找位子先坐下。

我悄悄溜了出去,在大楼里到处躲避,最后爬过一个卫生间的窗户居然逃出去了!

然后被狙击枪追着打,滚下了一段山坡后,发现一栋古宅,赶忙钻进去。

这一钻可惨了,这里居然是 “生化危机” 真人版游戏,一群丧尸围了过来,腿不听使唤,跑不快,眼看就要被抓住……

醒了。

2014 年,慢慢走

按照惯例,年底都应该写写年终总结。可是我已经几年都没写了,上次写还是在 2011 年吧(链接)。

2014 年最(wei)大(yi)的变化就是女儿上幼儿园了,我从此开始早起送下午接的规律生活。

幼儿园是个好地方,孩子能学到独立,也能学到社交,更能过得健康和开心。当然不是所有幼儿园都这样,但我们选的这个幼儿园我是有信心的。不过对于一小部分每天和我一起到幼儿园接送的家长,各种溺爱、插队、乱丢垃圾等行为,我只能叹息。

妻子换了几次工作,在各种因素权衡中不断选择和探索,年底终于在一个更好的平台落脚。父亲母亲依然没太大变化,身体基本健康,也有各自的事情可做。

我自己其实没什么变化,工作没变,样子没变,体重也没怎么变,倒是今年运动多了一些,主要是晨跑和爬楼梯。每次跑步,一款手机应用都帮我记录下来了(链接)。现在看看,其实也跑得不多,明年要加油,可以考虑去游泳。

工作嘛,还是那种人人羡慕的在家办公,其实我自己也挺羡慕的。

有个特别遗憾的事就是近两年书读得太少。《西游记》从 2013 年底读到今天,才只读到黑风怪偷袈裟,一本《智能时代》读了没几页就放在书架不动了,买了一堆《科幻世界》杂志(电子版)还没开始看。大概大部分业余时间都花在打游戏和看美剧上了。

好了,没什么总结的了,都是流水账。生活其实就是应该慢一些,轻松一些,虽然过去有多大的理想,不代表一定要为之打拼出个什么成就。理想只是一盏远处的灯,照着前方,我们慢慢走就是了。

年底终于收到半年前预定的高大上虚拟现实头盔,还没怎么玩,明年好好体验。还有模拟驾驶用的方向盘,一直没有合适的支架所以没怎么玩,明年打算买个支架。还有想买一个好点的体感枪,配合虚拟现实头盔,不要太爽。啊,不是故意拉仇恨啊,别人都买房买车买奢侈品,我就买点玩具,根本不算事啊。

好了,明年的事明年再说吧。总之,慢慢走。

最后上一张道出我们心声的图。谁不是呢,对吧?

又是大半年没见人了,我的确是宅男典范,甚至搬家已…

又是大半年没见人了,我的确是宅男典范,甚至搬家已经一个月了,昨天才第一次坐车出远门。

最近发现很多以前的同学都住在附近。上学时相互住得很远却天天见面,如今住得近,却几年都可能不会见一次。

快过年了,我又要骂了,晚上十点后还在居民区放烟花爆竹的人都去SHI!

via http://blog.chentao1006.com/post/2013-02-04/40048315115

iPhone 的两个小问题的解决方案

1. iPhone 4S 三网通用无锁版插入卡后显示“无服务”

解决办法:设置 → 通用 → 还原 → 还原所有设置

 

2. 升级 iOS 6 后 Wi-Fi 下网络状况欠佳

具体表现为天气不可用、App Store 无法连接、FaceTime 和信息(iMessage)无法使用等

解决办法:在路由器设置中把信道改为 6

 

以上案例并不具有普遍性,所以其解决方案仅供参考。

via http://blog.chentao1006.com/post/2012-11-02/40042634065

衣服里的马蜂

十月份在宝宝的外婆家住了大半个月。由于是在农村,所以野生昆虫很多。

有一天,准备换洗衣服,从箱子里拿出T恤正穿到一半,突然感到腋窝部位被针刺一般疼,瞬间以极快的速度脱掉T恤甩到地上,隐约看到一个黑黄相间的小东西掉了出来,再看疼的地方,一个小红点周围肿起来了。

疼了一会儿,情绪稳定了些,去找衣服里的小东西,抖来抖去,居然不见了。再在四周找找,才发现一个小蜜蜂的尸体。觉得奇怪,蜜蜂蛰了人后虽说命不长了,但也不会那么快就死了吧。

正纳闷,眼睛余光感觉旁边床上有东西在动,一看,倒吸一口凉气,咯吱窝仿佛更疼了——一只马蜂正在缓慢爬行。细细观察,它的尾部的尖刺不见了,而是挂着一些黏液。

这下明白了,蛰我的不是蜜蜂,而是马蜂。再想想,应该是衣服在晾晒的时候,两只小家伙钻进去休息,结果收衣服的时候没来得及逃脱。在箱子里待了几天后,小蜜蜂没撑住,马蜂也快不行了。这时我来穿衣服,又吓到了马蜂,慌乱中就蛰到我了。

由于疼痛加惊吓,当时很痛恨这只马蜂,就把它打到地上,用椅子脚压死了它,心想反正它也活不久了。可是到晚上的时候,疼痛居然消失了,也不肿了,完全不像传说中的那么恐怖,大概是蛰得不深或者这小生命已经很虚弱的缘故吧。于是还有了些悔意,不该那么残忍地压死它。

不过至少有一个好消息:我不会对蜂蜇过敏。

via http://blog.chentao1006.com/post/2012-10-25/40041912307